• 天使支教(乡村支教)志愿者招募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湘西支教记 ——之村民篇
    2014-06-16 09:07:35   来源:志愿者 张利    点击:
    2014年春季中心村小学支教志愿者 张利

       2014年2月8日,早上天刚蒙蒙亮,就到了长沙,有点冷。这是我第三次来长沙,第一次是大学翘课去凤凰,第二次陪好友参加超级女声。这次是到天使支教的办公室报到参加2014年春季支教志愿者培训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水田河镇支教俱乐部向湘西出发

     到湘西的第一顿.
      没错,我来支教了。
      2月16日,我以支教者的身份闯入了这个看似静谧和谐却也不甘平淡的小山村,湖南省-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-保靖县-水田河镇-中心村。
     
    (视线所及就是本村姑支教的中心村)
     
      所见所感很多,分四个章节跟大家分享:《与村民们》、《与支教老师们》、《与自己》、《与孩子们》。之所以把与主角孩子们的章节放到最后,因为平时记录太多,整理需要较多时间。
     
      这里都是苗族,姓氏上以梁、龙、石为大姓,所以我只要不记得某个老师的名字,我就随口说,梁老师好,龙老师好,石老师好,看对方眼神判断你的正确率,错不了,机灵劲儿自己使。我教的3-6年级,每个班都必有叫梁健康,石健康和龙健康的。听起来伙食都挺好的。
     
      在山里,人的欲望会变得特别简单,可以生存有吃的就行,每次赶集,靠两条腿走几个小时的山路,背回来那个星期储备的食物和蔬菜够吃就行。这是其他村小的支教老师每周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卡当小学支教 老师赶集买菜给8个学生做一周的午餐
     
      集市上,别以为都是讨价还价聒噪,脏兮兮臭烘烘的菜市场景象,no,no,no,最有意思的是阿婆们会聚集在一个卖苗族服饰的摊位,她们讨论款式,花色,做工,也有新款旧款之分,女人嘛,爱美不分年龄不分民族,每次赶集都穿着自己最得意的那一套苗服,背上最屌的那一款背篓,买菜!就是这么自信!老娘一辈子都要貌美如花!有时候会想,也许真的是城市五光十色的生活把人变复杂了。
      慢慢,天气暖和了起来。迎来了第一个小长假,清明节,参加了苗族盛会—“挑葱会”,苗语叫“朴光”,是湘西青年独有的“情人节”,每年这个时候青年男女穿上节日的盛装,以村委单位成群结队到吕洞山下的山坡上挑葱对歌,以葱为媒,以歌传情,寻觅意中人。我也挖了葱,人咧?!
     
      村里偶尔有喜事,这里的喜酒,当然跟以往都不一样,我也会去送送祝福,当然了,重点是蹭饭。问我送不送礼?No!村里人都可以去吃,作为中心村一姐的我,当然义不容辞。不管一家几口人,不管你吃过与否,一桌没有固定几个人,挤得下多少算多少,想想都觉得很嗨吧。
     
      不过,村名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,一般问他们去哪需要多久,他回答十几分钟的话,你可以自动再加上半个小时,也就是起码是40多分钟,你问学生们几岁了,他们都说不知道,有个学生居然告诉我他1921年出生的,吓了我一跳。平时是9点上课,冬天呢,他们7点多会到学校;夏天呢,他们6点左右就到学校,为什么?因为他们不看时间,只知道天亮了,该起床去上课了。
      从来这里到现在,开始喜欢上张宇的一首歌《雨一直下》,因为真的是一直在下,而且随便下个雨,就仙境了。5月我还会开火炉烤火,6月有时还会把棉袄拿出来穿一穿。不热,挺好。我也渐渐熟悉周遭的一切,听不懂的苗语,跩跩的学生,从早到晚充满酒气的老师,永远湿漉漉的泥巴地面,早起涮洗的尿壶,赶作业似的备课,满手碱性的粉笔灰,特别味道的白开水,五毛钱的各种辣条,和孩子们脸上永恒的鼻涕。
    有时周末天气好,几个支教老师一起去步行40分钟路程的(现在这个路程对我来说,那都不是事儿,so easy!)金落河爬山。 这是一座“人爬人腿软”的山,手脚并用,其他山都是用走,这真是用爬的。一般人不行。没有人命名,我做主叫他“腿软山”。几个山头上都有歇脚亭,其中一个较矮的亭子里住着算卦先生,(武汉来的几个朋友都先后去算了,表示还挺灵验,不过这种事信则有。)山脚到山顶的石头路都是他自己一块块背上山,现在相连的几个山头都已经有歇脚亭,每个山顶都有不同的风景,山腰有秋千和石桌可以休息,据说这里会开发成旅游景点。   
          金落河,金子落进河里,人杰地灵的意思吧。天气热了,孩子们开始到河边洗头洗澡,小男孩儿,小女孩儿,一起洗完打会儿水杖,捉点儿小虾,我在边上听水声,抑扬清脆,城里的孩子羡慕不来哦。
       
      山脚住着石大哥,40岁,未婚,年轻在外面工作,也算见过些世面。村里开了个小卖部,人很热情,每次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留你吃饭。黝黑的脸无论阴天雨天灿烂天都笑得十分生动,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,里面镶满了泥土,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。
      转眼五月份来了,插秧可是个大活!!!!二月育秧苗,五月忙分栽,培育六七八,九月稻谷黄,秋天忙收割。很想体验插秧的我们几个老师也约好周末帮石大哥插秧,我很负责任地说,虽然过程中我们很作,各种兴奋臭美拍照,但我们绝对不是闹眼子走过场, 11点开始到下午5点,扎扎实实帮石大哥插了1亩地的秧,可等到他们长成一望无垠的金黄色麦田的时候,我已经不在这里了。第二天一醒来就骂脏话,大腿超痛,无法自如活动。
     
     
    “看电影啦,老师,今天放电影哦!快去吃饭,等下好占位子!”原来是村里负责放什么法制宣传片的大叔,放片之前让大家过过瘾,放个电影看。
        
      So,这里是民风淳朴的苗寨,有专业的苗语,有无害的空气,你值得拥有。
     
      但,稍微洋气热闹点儿的我大中心村,校门口对面小餐馆里,每天傍晚开始,村民们会围在一起赌钱。很热闹,其他的信息堵塞,但专业的发牌,押注,开牌,乡村阵势也不输国际赌场,真有点儿德州扑克会员制俱乐部的feel,村民们都是拿着100的押注,丝毫不觉得挣钱难啊,重点是,他们就在学校大门正对面。
      
      我的手机被学生偷了,家里人赖着不赔钱,走在路上,也有小混混各种骚扰,猥琐大叔半夜敲门,砸窗入室盗窃,这个青山秀水的地方养育出的人们,有时候也是会给人一耳光的。民风淳朴的另一层含义是无知,法盲,他们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,也不知道什么是触及法律,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。一代一代,恶性循环。
     本地老师说,大多孩子都清楚,自己初中毕业就出去“打工”。这里的“打工”不是去厂里做工,而是去混。跟谁混?村里以前出去的大几岁的。是偷、抢、黑社会为生。也有很多被抓,法院传票送到家里,有钱的拿钱取人,没钱的就说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。有的甚至几次都被抓,家人都习惯,不会不好意思,只会比谁家孩子混得好。 这些小混混,几年变大混混,初中刚毕业的接着小混混,所以老师说这里混混很多。他们逢年过节回来,学校孩子们觉得很新鲜,跟他们学说话、学动作、学行为,染发、上网、调戏女生等等,都觉得自己很酷很爷们儿。家人也大多在外打工,根本管不了,恶性循环,就是我见到的这个村子里留守儿童的现状。
       某家跟别人吵架,打电话给儿子说在家被欺负,在外面混的儿子带一卡车人过来,都有刀,在村里扬言谁欺负他家人,就怎样怎样,而家人也会为有这样“混得好”的孩子而得意。久而久之,大家以暴致暴,都开始默许自己孩子去“混”。城里家长比谁学校好,这儿比谁混的好,孩子只是工具,谁管他们的人生?你能想象,这样一个小山村里,会有两拨人,拿着刀追砍的香港古惑仔情节么?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突然想起重庆当年有个很火的电视栏目《雾都夜话》,开场白是这样的,列不是电视剧,列是真人真事,是地地道道滴重庆人,自己演自己的故事。
      我正在看见,经历,并感受湘西人的故事。
     
      下一篇,《与支教老师们》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
      粑粑利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/6/12整理


    欢迎关注天使支教青少年教育公共微信平台(天使之友),了解更多青少年教育信息,并参与相关话题讨论。
    关注请扫描以上二维码,也可搜索微信公共号:mc-angels 加关注。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•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