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使支教(乡村支教)志愿者招募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《傍海教育日记——傍海的小“翠翠”们》
    2017-06-06 15:18:03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    今天的太阳特别明媚,气温升高到二十多度。中午我带长英红菊美新几个女生去图书室换书时,长英很调皮地说,要是能摘一朵阳光做成书签就好,无论雨天晴天,打开书就有阳光照耀,每天都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。美新说,还温暖?都快热死了。哎,下午我们去游泳吧。红菊立即就符合道,对,去游泳,今天特别想游泳。

    长英从书柜里挑出一本书拿在手上翻着,她说话总是不紧不慢,她说,除非邹老师陪我们去我就去。我当时没有在意她们说的话,因为她们喜欢开玩笑,很多话都是不当真的。我脱口而出应了一句,去就去,我也很想游泳了。


    今天是老师例会时间,放学后我主持召开了“教研会”。几个女生一直在学校操场上等着我,离开会议室下了楼,她们就拖着我往校园外走。我说,你们还真去游泳呀?这还没有到夏天哩,水很凉的,我可不敢下水。长英说,你中午答应过我们的,怎么就变卦了。你不游泳也得陪我们去。我说,好吧,我陪你们去就是了。几个女孩立即就欢蹦乱跳起来。

    路上长英问我,邹老师,这个星期六你和姚姚老师带我们去葫芦好吗?我说,我师范同学要来傍海看我,我可能去不了,让姚姚老师陪你们去吧。几个女生就生气了,她们说,你老骗人,说话不算数。开学就答应过要带我们去葫芦的,现在又耍赖了。要是你不陪我们去葫芦玩,以后我们就不跟你玩了。我被她们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说,我没有说不陪你们去呀!我只是说,这个星期去不了。你们不跟我玩,我就跟三年级学生玩。美新说,只要我们跟三年级学生说好,他们也不会跟你玩,他们都听我们的。我说,那我就跟五年级男生玩。红菊说,男生也怕我们。

    我说,不可能吧,男生会怕你们?你们又不是女魔。长英一本正经地说,美新发起飙来比女魔还可怕,男生真的很怕我们。我说,是吗?那我就跟姚姚老师她们玩呗。气死你们!

    美新立马就向我发飙了,她一双丹凤眼狠狠地瞪着,从鼻子里吐出一个字:哼!我们就集体罢课,不上你的语文课。我说,不上就不上呗,我落得清闲。

    我这一招让她没辙了,她们一时又拿不出有力的方法来制裁我,就一个个耍起泼来,向我发起攻击。当然,那一个个温柔的小拳头打在我身上,只让我感觉到她们的娇气,丝毫感觉不到暴力的滋味。毕竟,她们都还是十岁的小女孩啊!

    离开校园,我们走到去美新家的田埂小路上,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从我们头顶上传过来,等等我!我也跟你们去洗澡。

    我扭头一看,一栋木房子大门前站着一个女孩。我说,这不是四年级的石娟吗?长英说,是的!就是她。她不会游泳,刚才在学校听说我们去游泳,她就要跟我们去学习游泳。

    一会儿功夫,石娟就跟上了我们。我虽然没有教四年级功课,但我对石娟还是有所了解的。她是老师同学公认的乖乖女,性情温和,学习用功,还会做很多家务活。听说,连五年级男生都很喜欢她。

    到了美新家里,美新躲进左侧厅里一角,大声说,邹老师,你别过来,我换衣服。其他几个女生都沿着中间正厅的楼梯爬到楼上去了。一不留神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我身上,听到楼上哈哈大笑声,我才知道是她们故意丢到我身上的,我又中招了。我立即躲到右侧厅里去,还是遭到她们的袭击。顽皮的女孩们就喜欢这样拿我开心。她们要我陪她们出来的目的也就是要找一个开心的对象。而我这个“老顽童”又正好适合她们的胃口。

    美新换好衣服后,我们就出发朝山谷小溪走去。经过美新家旁边邻居门前的院子时,两只大黄狗气势汹汹地向几个女孩扑过来,像真的要咬她们似的,平时牛逼哄哄的她们,此时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哇哇大叫起来。


    我立即学了一句狗吠声,并迅速蹲下身子,装着捡石头的样子,大黄狗立即就有点胆怯地退缩了,狂吠声也渐渐小了许多。

    这一招还是小时候我跟爸爸出门时学的。爸爸告诉我,遇到恶狗向你发起进攻时,千万不能跑,一跑指定被狗咬伤。你在跑,狗就知道你畏惧它,就像警察抓坏人一样,你越跑越说明你是坏人,他们当然对你穷追不舍了。再说了,你根本跑不过狗,也跑不过警察的子弹,所以吃亏的就是你了。你不跑,狗也许就只是对你这个陌生人虚张声势狂叫几声罢了。它要向你靠近,你就快速蹲下来装着捡石头,当然,如果你身边真有石头,那你最好就捡一块,以防万一。因为也有比较狡猾的狗不怯你的假动作。但大多数狗都会被你这个捡石头的举动吓得退避三舍,至少不敢向你轻易靠近。

    两只大黄狗被我吓退后,我让几个女孩先走,我留下断后。到了安全路段,长英说,邹老师,你真厉害,那么凶恶的两只狗怎么被你吓跑了。我把道理跟她们一说并叫她们记住这个方法。红菊慢条斯理地说,今天跟邹老师学到防狗的妙招,以后我们就不怕狗了。

    说完,女孩们一路小跑俯冲直下,很快就到了山谷河边。四月的傍海河边简直是个花的世界,这时节的河滩上各种野花竞相开放,红的,白的,黄的,紫的,粉红的,天蓝的,…… 真正是五颜六色繁花似锦。花的形态也是各领风骚千姿百态,有的像小喇叭,有的像小酒杯,有的像小铃铛。

     

    这个时节的花不仅是喷香喷香的,而且还带有悦耳的响声哩。不信,你听,小蜜蜂嗡嗡地叫着,她们来无踪去无影,眼睛不好使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它们小小的身影,还以为那花儿是带响的会唱歌哩!有的花儿还与蝴蝶做起了游戏。此时此景用杜甫的《江畔独步寻花》来描绘是再恰当不过了——

    黄四娘家花满蹊,

    千朵万朵压枝低。

    留连戏蝶时时舞,

    自在娇莺恰恰啼。

     

    我在花草丛中流连忘返,女孩们却早已进入到她们欢乐的水底世界。我沿着河摊逆流而上,看见悬崖峭壁处有一个比较深的水潭,碧青青的潭水让我眼前一亮。我猜想,这是不是就是傍海人说的“龙潭”呀?傍海寨两侧的群山各伸出一条连绵起伏的山岭,顺势而下交错于坡脚前,一路南去的傍海河被突兀的山崖挡住了去路,很不情愿地来了一个九十度的转身,再弯弯曲曲的欢歌前行。

    就在傍海河的转身之处,经过无数次山洪冲刷,形成了一个碧绿宽阔的深潭。潭随弧形的崖势呈月牙形,倒映着蓝天绿树,更显幽深静美。


    我来到水潭岸边,但见石娟一个人坐在沙滩上,长英美新红菊几个女孩没有脱衣服,她们像久旱逢甘雨的鸭子一样张开双臂向潭水中纷纷扑下去。

    我问石娟,你为什么不下去呢?她有些羞怯地回答我,我还不会游泳哩,长英她们说要教我游泳的。

    我正与石娟说着话,感觉身上下起了雨,原来几个女孩向我发起了进攻,她们合拢两个手掌当瓢,死劲向我泼水,并大声囔囔着,邹老师,你下来呀!

    从水里冒出来的三个小美人儿,一个个变成了湿漉漉的落汤鸡。她们不仅全身的衣服湿透了,连长头发也是湿漉漉的。

    我说,你们先玩吧!我和石娟说说话。她们一个个跟我瞪眼睛,嘴里“哼”了一声又跳到潭水里去了。游到对岸山崖下,她们像猴子一样轻松敏捷地爬到石壁上,然后一个跟着一个,“扑通,扑通”往水里跳。霎时,碧青的水面溅起一团团美丽的白色浪花,幽深的潭水里出现几个黑黑的小脑袋。

    去年夏天来傍海的时候,我只看见龚宏庚几个男生游泳,却不知道傍海的女孩子也这么牛逼。瞧!一会儿,她们像海豚一样在水里翻跟头;一会儿,像鲨鱼一样在水里快速穿行;一会儿,又像水鸟一样张开翅膀啪啪的击打着水面。她们侧身游,匍匐游,仰面游,每个人都使出十八般武艺和浑身解数尽情地玩耍着,闹腾着,尖叫着,欢笑着。潭水成了她们撒欢的场所,小河就是她们的童话世界。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傍海河,此时被她们搅腾得欢蹦乱跳激情四射。


    她们再次回到岸边时,一个个变成了小兔子,双眼红彤彤的,身子好像还在不停地抖动着。我问她们,是不是很冷呀?美新说,有点冷。我说,那还不快回去,这样会着凉感冒的。长英说,没事的,今年我们还是第一次来游泳,过一会儿适应了就好了。

    红菊不说话,她走到我身边直接就把我往河里拖。我觉得再不下河就有点不好意思了。我也没有脱掉外套就走到潭水里去,才走到大腿根部就感觉潭水凉气逼人。我扭转身子就往岸上逃。这时听见石娟也哇哇大叫起来。长英美新一人牵着她一只手正往潭水里拖哩。石娟说,太冷了,不玩了。美新说,你不是要跟我们学游泳吗?你不学,永远也不会呀!

    长英和美新教石娟游了一会儿,石娟受不了还是跑回岸上来。三个女孩又一起来拖我,我再次步入潭水深处试试,这次走到齐腰深的地方,感觉潭水真的很冷,我又打了退堂鼓回到岸边。几个女孩对我无可奈何,她们自顾自玩耍去,只见她们又爬到石壁上去施展跳水技巧。

    我担心她们真的感冒了,态度非常认真地跟她们说,差不多了吧,你们也玩了快一个小时了,再玩下去,把身体冻坏了怎么办?还是早点回去吧!

    我费了好大功夫苦口婆心地劝说,她们总算上岸了。站在河岸上,我见她们一个个瑟瑟发抖。我说,你们逞能了吧!怎么样,冷不冷?还得瑟啵?她们摇摇头又点点头。我被她们弄糊涂了,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意思。

    这个时候石娟说了实话,她说,老师,好冷啊!我去换衣服。说完石娟便走到不远处茅草丛中去换衣服。其他三个女孩没有带换的衣服来,她们蜷缩着身子蹲在河滩上。好在太阳还没有落山,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。等石娟换好了衣服,我说,都回去吧。没有想到,倔强的她们居然异口同声地说,不,还早着哩,我们还没有玩够。


    我疑惑地问她们,怎么啦?还要继续游泳吗?美新说,不,水真的很冷,等下次再来游泳吧,我们去采野花野果。

    离开河岸,我们来到一棵梨树下。梨花已经开过了,枝头上繁茂的绿叶中已经可以看到黄豆那么大的果实。天性顽皮的她们二话没说就像猴子似的,一个个敏捷地攀爬到树上去了。她们一个人坐在一个枝丫上,悠闲自得地哼着小曲儿,看上去就像快乐的小鸟。

    我赶紧拿出手机拍摄这美丽的图画。长英说,邹老师,你别拍了,有本事你也上来。我说,怎么的?你们以为我上不去吗?

    我三下两下就攀到了树上,去年跟她们去山里玩,她们已经领教过我爬树的厉害。我知道,她们只不过是想用激将法让我爬到树上去跟她们一块玩罢了。


    坐在树丫上,我问她们,你们刚才游泳的那个水潭是不是就是傍海人说的“龙潭”呀?红菊说,是的,不过它叫“小龙潭”,上面还有一个“大龙潭”,水更深。美新神秘兮兮地说,“大龙潭”去年淹死过一个人,我们不敢去那里游泳了。

    我说,是吗?那你们以后真的少去“大龙潭”游泳,潭水深毕竟更危险,在“小龙潭”游泳就安全多了。她都点头称“是”。

    坐在梨树上晒了一会太阳,衣服上水分蒸发掉了一部分,身体也晒暖和了许多。下了梨树,我们沿着河滩逆流而上,女孩们在草丛中采花摘果,流连忘返不肯回家。她们把摘到的各种可吃的东西拿给我分享,其中有一种酸棒,撕了表皮就可以吃,小时候我在家里农村也经常吃。今天吃起来感觉特别酸,不知道为什么,她们却吃得津津有味,是不是小孩子特别嘴馋呀?

    离开傍海河,我们爬坡往上走,金灿灿的夕阳照射下的傍海村显得特别美丽。昔日的梯田如今已经变成了茶园,采过春茶的茶树又疯长出新的嫩叶,碧绿碧绿,好像要流出油来。茶园里到处是采茶的苗嫂和阿婆,偶尔传来一阵缠绵的歌声,我便驻足细听,美美地品尝着那带浓郁茶香味的苗歌。

    走在傍海美丽的原野,满眼都是绿色葱葱,空气中飘着各种花香味,让人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。

    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路边菜地里那些豌豆藤蔓,碧绿绿的,把菜地装饰得生机盎然。豌豆花美得耀人眼睛。她周身穿着白紫相间的衣服,远远望去,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,在花丛中翩翩起舞。那些还没有完全打开的花骨朵儿,一个个圆溜溜的,亮晶晶的,像彩色的珍珠那样绚丽,那样迷人。

    几个女孩摘下豌豆花儿戴在自己的头发上,瞬间,她们就变成了沈从文笔下那个美丽纯朴的“翠翠”。不!她们就是湘西傍海苗寨的小“翠翠”,她们跟翠翠一样,长得那么美丽动人,活得那么天真无邪,心地那么自然善良,性情那么活泼开朗。我心里默默地期盼着,期盼她们的人生比“翠翠”更加的快乐幸福。

    上午第四节课我走进五年级教室,却见石长英石美新和石红菊位子上空空如也。我问,人呢?龙江幸灾乐祸地笑着说,她们罢你的课了。

    我问龙江,她们为什么要罢我的课呢?龙江说,不知道,你自己问她们去吧。我说,十一个人走了三个还上什么课呀?好了,你们也自由了,爱干嘛干嘛去!孩子们活蹦乱跳涌出了教室。


    回到办公室,我有些沮丧,我真弄不明白,这几个在我心目中都很优秀的女孩为什么要罢我的课?平时她们不都喜欢上我的语文吗?而且课外都喜欢粘着我玩。我感觉这其中一定有原因。

    因为这件事情,我午餐吃饭都没有胃口,胡乱吃了几口饭,洗了碗筷从厨房出来,龙金婷站在厨房门口,她扯着我的衣服,神秘兮兮地怯怯地跟我说,邹老师,你能不能也单独写写长英和美新她们呀!我问她,怎么啦?出什么事了吗?

    金婷幽幽地说,第一节课你读了那篇写我的文章《“优雅”的女生》,长英和美新她们吃醋了,她们在教室挤兑我,讥笑我。我非常惊讶地问她,她们就这样小心眼吗?我经常陪她们玩,还带她们去吉首,你龙金婷也没有吃她们的醋呀。一篇文章就值得她们醋劲大发,何况文章还不是写你一个人,她们几个不都写进去了吗?

    金婷用力扯了扯我的衣服,示意我不要再说了。原来红菊就在我们不远处跳牛皮筋哩。

    我走开了,金婷跟着我过来,她说,邹老师,我们五年级傍海村有四个女生,黄皮村只有我一个女生,我怕她们孤立我。你看,你念完文章,她们就给我难看,而且公然跟你对着干,罢你的课。你不怕得罪她们,我可怕哩!

    金婷去教室了,我回到楼上宿舍,拿了一个苹果,进厨房洗了苹果,故意站在走廊上吃。看看长英她们几个有什么反应。

    没有想到,红菊和美新走到我身边来死乞白赖地跟我说,邹老师,你昨天说,今天中午陪我们去河里游泳。到底去还是不去啊?我说,不去了!你们居然敢罢我的语文课。连我的语文课都不上了,我还死皮赖脸地跟你们玩。我不是傻子吗?以后我再不跟你们玩了。

    听了我的话,她们不好意思的灰溜溜地走了。我是故意这样气她们的,我怎么可能会跟她们这些小孩子计较呢?我只是想让她们知道,老师也是人,老师也会生气的。

    上个学期我还没有发现女生之间会互相妒忌呢?她们终究还是小女生啊!嫉妒是她们的天性。其实,金婷不说,我也会考虑这个平衡的。我已经准备给长英美新红菊她们每个人写一篇文章哩,只是时间有限,教两个班语文,工作量太大了,一时忙不过来。没有想到,问题还就出来了。这是好事,会吃醋的人有上进心。我还怕她们无动于衷哩!

    年轻时我当班主任出现过的问题又重新出现了。我必须重视这个敏感问题,不要让醋意引发为敌意。

    吃晚饭的时候,姚静坐在我身边,她又问我这个星期六去不去葫芦。我说,我跟五年级几个女生闹别扭哩。大姐大说,你跟你的“小情人”们还闹什么别扭?

    我说,我为龙金婷写了一篇文章,石长英几个女生居然罢我的语文课。大姐大说,这几个女生就是霸道,龙金婷就是个乖女孩好学生嘛!她们不检讨一下自己,整天吃吃喝喝,好玩厌学,还妒忌人家欺负人家。润嘉说,我该好好管教一下这几个野蛮女生了,最近她们学习都退步了。

    姚静说,我们开学之初就答应带她们去葫芦玩的,可不能失信于学生呀!我说,如果真要这个星期六去的话,那我得编个善意的谎言,叫我那两个师范同学这个星期不要来傍海了。姚静说,这才对头嘛!五一节以后天气就变得炎热了,到时候走山路怕是受不了。再说,五一节以后集体活动比较多,想去葫芦都怕安排不过来哩。我说,好吧,那就听你的。

    我叫大姐大跟我们一块去,学生比较多,好一起照看一下。她说,不去了,走那样的山路我还是受不了。我准备这个星期一个人去永顺县“小溪”景区走走。娄新昕听说我们要带学生去葫芦,她说,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。我说,好呀!人多热闹,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。公令茜也答应跟我们一块去葫芦。

    晚饭后,我跟徐老师大姐大一起去散步,顺便去四年级龚亚玲家里给她换药,她的脚烫伤了。

    走到陡坡上,我被路边盛开的桐树花吸引住了,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,桐树花竟然这样美。一朵朵桐花都是五个圆瓣围成,淡红的花蕊上辐射出条条金黄条纹,花边却又是雪白的,像一只只小喇叭,散发出淡淡的清香。而簇拥在花儿周围的那一片片绿叶则柔嫩光亮,像抹了油似的。

    春天啊,你让万物都焕发了生机,你让整个大地都披上了新装,你让丑小鸭都变成了美丽的天鹅。春天,怎能叫我不爱你!

    大姐大是科班出身的护士,经她几天的精心护理,龚亚玲的烫伤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。我们一进门,亚玲就跟大姐大说,何老师,我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痒了。大姐大说,这是好事,说明已经快痊愈了,但千万不要用手去瘙痒,否则有可能感染发炎。

    新闻联播刚刚开始,大姐大替亚玲小心翼翼地换药,徐老师用手电筒照明,我坐在客厅看新闻联播节目,不时跟亚玲父母搭句话。春夜的脚步静悄悄地从我们身边走过。

    换完药我们离开亚玲家里。三个人走在傍海村的夜色中, 傍海的春夜,多么的温馨而醉人啊!漫步在村中水泥路上,远处青山如黛,漫山遍野散落的苗家木屋隐约可见,屋里的灯光若隐若现,宛若天空的星辰,美丽而多变,而近处太阳能路灯则发出璀璨的白光。此时,人与大自然完全融为一体,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从容和惬意。

    路边的各种野花,送来一阵阵暗香。仰望长空,虽然云彩密布,但也不时透出半个羞涩的月脸;鸟儿在树上亮着清丽的喉咙,唱着欢乐动听的歌儿,虫儿啾啾,蛙儿呱呱,风儿轻轻,水儿低吟,大自然的合唱是如此天籁而美妙!

    傍海的春夜,是那样深沉而热闹;傍海的山野,是那样纯清而美丽;大地,是那样的匡阔而辽远;生活,是那样的甜蜜而醉人。

    春天是个多情的季节,春夜更是个多情的尤物。古往今来,无数文人雅士流连春夜,或发离愁别绪,或吐人生感悟,或抒壮志情怀。只有身临其境,才能真正体会到刘基的“春夜迢迢,壮年已谢”的无奈,才能真正体会到王安石的“春色恼人眠不得,月移花影上栏干”的踌躇满志,才能真正体会到张若虚的“春江花月夜”这一千古绝唱所传递的悲慨激荡、缠绵悱恻、热烈深沉之情怀,心灵也自然而然地得到一次很好的洗沐与慰藉。


    经过一个美丽多情春夜的洗礼和沉静,我对五年级几个女生罢课事件已经能够坦然处之了,我感觉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换过我也可能会那样做哩。

    但我还想借此机会给她们上堂教育课。第二天课堂上,我说,长英,你们胆子也忒大了,居然敢罢我的课,我当过15年老师,还从来没有一个学生做过这种事情哩!

    教室里一时噤若寒蝉鸦雀无声,几个女生都羞愧地低下了头。我趁火打铁地说教起来,我说,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,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跟我提嘛!用得着罢课吗?只要你们知错就改下不为例,我还是履行我的诺言,这个星期六带你们去葫芦游玩。但我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不能孤立龙金婷,我们把这次葫芦之行作为第二次春游,愿意去的都欢迎,而黄皮村的龙金婷和石江涛必须参加。我希望你们两个村的同学能够和睦共处。


    教室里立即欢呼雀跃起来。我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轻松愉快。这些小“翠翠”们啊,真是让我欢喜让我愁。

     

    文|邹国文 2016届傍海小学支教志愿者

    如果有兴趣参与推动乡村教育发展,请访问天使支教(乡村支教)志愿者招募
    欢迎关注天使支教相关公共微信平台,参与相关话题讨论

     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•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