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使支教(乡村支教)志愿者招募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湘西支教记——之自己篇
    2014-06-18 09:39:53   来源:志愿者 张利    点击:
    接上篇:湘西支教记 ——之队友篇
     2014年春季中心村小学支教志愿者 张利

      和大家一样,觉得支教是件神秘的事儿,我是个行动派,书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就这样,在武汉生活了7年仍然没有找到心里那份归属感的我决定回重庆了,创业工作也好,嫁做人妇也罢,在那之前,我要先去支教。

      曾经在小本子上写下,那些一直想去做的事,学会自行车、学会游泳、攀岩、爬华山、和100个陌生孩子合影,去支教、去看极光,甚至有一所自己命名的希望小学…...完成一个打一个勾。然后在年老的时候再理直气壮背诵那篇课文,“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首往事时,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因……”

     

      好在家人长辈都非常支持我的决定,2013过完年后,虽然老爸身体还没恢复好也依然要启程了,没有买到去长沙的火车票,(因为支教6个月没有工资,所有花销都要自己承担,所以尽量省,没有买机票。)坐上了长途汽车,14个小时候来到了长沙报道。
     
      培训期间一直到抵达湘西之前,我脑子里想象的画面是,当支教老师站在讲台上,就像春风一样,让一切那么自然,那么妥帖。就像顾城的诗写的一样,草在结它的籽,风在摇它的叶,我和孩子们第一次见面,什么都不说就十分地美好。
     
      真相只有一个! 美好个毛线!大家习惯了不断更新的支教老师,觉得支教老师很好打发,甚至是欺负。上课嚼槟榔,把脚翘在桌子上,随意下位串门,打扑克,跟外面的人打招呼,向窗户外吐痰,捉虫子放在粉笔盒里。。。伴着这样的画面,粑粑利开始正式教学。
     
      我上3-6年的英语课,每个班40个学生左右,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,对知识有着强烈的渴望,更多的学生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书,觉得读书无用且无趣,加上山里的孩子,大多留守儿童,家里爷爷奶奶根本没有管,野性难驯,不交作业,与老师对骂对凶对打,甚至扬言报复,没有敬畏之心,没有契约精神,有借无还,随意向窗外吐痰、丢物都是惯性,上课铃打了才慢慢去上厕所,男生女生穿人字拖(他们叫凉鞋)上课,食堂打饭不排队,准备好充足的爱心、耐心、苦口婆心才出发的我,有时候也真的觉得自己无能为力,时不时有一种随他们去吧,看之忍之听之任之的挫败感和委屈,但成年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还很强的,尤其是我已经将自己定位成“史上最强悍的最美村姑”,所以每一个第二天我又开始了同样的拉锯战回合,大多数是我输得口不服心也不服,但我想,作为老师,我应该使自己的眼神关注的是整体而非某一个体,那么我每一次说服自己的行为举止更像一个智者而非受难者,对吗?
     

      上了两天三四年级的课,感觉还行。然后就开始上五六年级,以为太闹hold不住,万一双方争执对方一站起来,我的身高身板也没什么优势,所以默默壮完胆后深呼吸一进教室,一言不发站在讲台,眼神横扫教室360度整整60秒后,开始讲课堂纪录,整个场面我hold住了,尼玛就是有点冷,声音有点抖。绝对不是紧张,绝对不是!

      整整一个月,因为民风彪悍的各种传说,没睡踏实过,上了5把锁还是睡不好, 每天晚上,躺着玩呼吸,有时多想做个梦,梦见睡着了。怕长时间的精神疲劳引起心理问题,所以咨询了天使支教的心理咨询顾问阿木老师,这算是我第一次看心理医生吧。随后卡当张校长在村民阿婆那买来一只小黑狗,陪我,保护我,让我心安点。他叫麦吉,这是我第一次养狗。
      

      放学没事就带着麦吉满山满村转悠啊,空气好啊,抬头看大山,闻花香,也会闻到很多屎味,鸡屎,鸭屎,牛屎,羊屎,狗屎。。。踩到屎真的是一件触及心灵的事,你明明知道它没了,可又总觉得它还在,心里总是放不下啊放不下。
     

      以前每天晚上是看书、喝红酒、做面膜、聚会。
      现在每天晚上是看书、提水、抓蚊子、听蛙声。
      有次晚上刚出去收衣服,在楼道摔跤了,听到脚踝骨头响了一声,痛到直接瘫坐在地上,用手掌用力撑在地上,然后将自己慢慢挪到靠墙坐,过了两三分钟,顺着墙慢慢站立,发现不行,又撑在栏杆上停住,汗水大面积渗出,再过几分钟后,开始挪步,全程各种心理活动,第一次觉得有点孤独,一个人在一个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地方,到处是听不懂的苗语,多想打个电话跟爸爸撒个娇,无奈,手机在寝室没有信号,鼻子一酸,泪流满面。默默哭完,用热水泡了脚,(小贴士:崴脚后要冷敷),脚踝已经肿起来,不是非常痛,但足够让我睡不着,原谅我这一生放纵不羁泪点低,呵呵,村姑又哭了。第二天早上了两节后情况更严重了,虽然很不好意思耽误课程,但还是跟校长请了两天假卧床消肿,教务主任吴老师提了一箱旺仔牛奶来慰问我,可我心里想,要是爽歪歪就更好了。
     

      一共带来的三条裤子,一条没干,一条上山后满是泥还没时间洗,一条穿着。于是赶集的时候买了一条炫酷低腰牛仔裤,老板开价65,还价50成交。但是!!!文艺80后是绝对不允许非主流这件事的,于是两个时尚品大牌被我硬生生的糟蹋了,I'm sooooo  sorry!
     
     
      每天下午四点放学,食堂开始供应晚饭,吃完晚饭沿着公路走一走,天快黑的时候往回走。前面慢悠悠的阿婆,河边洗衣服的大婶,干完农活的老农,和歪着斜着背书包的我。。。一切都好慢,慢到你会想躺在河边的石头上小憩,慢到你想盯着河里每一只小鱼,我一定得记得这个节奏。
     

      每天,管理图书室,开放图书室(之前没有开放过),回寝室自己煲个汤,当当厨娘,不省心的皮肤在换季时依然不省心,糠秕孢子菌毛囊炎,听名字就毛骨悚然了。本地老师说第一次见我,觉得我像迷你版的刘亦菲,现在像老了几岁,又黑了。。。每一句都像容麽麽的针扎在我心上啊,妈蛋,如果你真的想彻底伤害一个女人,就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,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她,你的,大腿,真的,很粗!
     
      天黑尽了,去河里洗澡,另一个老师给我抓了一瓶萤火虫(2只)。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真正的萤火虫,并且这么近看见,一闪一闪,黄绿色的光,那是从他们小小的身体发出微微的光亮,将其放在房间,明天再放回去,以后好好在黑夜中美美地绽放光芒吧!
      

       这里移动信号不好,家里总是联系不到我,于是拿了个电信的苹果手机寄给我,你能猜到它的结局么?没错,我在山里又丢了手机。当天晚上抓到了,是五年级的一个男生偷得,他带我们去他藏手机的地方,很隐蔽,可是手机还是不见了,他说可能是被其他人拿走了。那段时间心情特别沮丧,想不通,我是来义务给你们上课,我没有拿你们一分钱,凭什么还要偷我的东西??慢慢也就不再想了,因为想不通,会把自己一直堵着。有时候,我会觉得自己心里住着一个硬汉,不管多沮丧都在日记里倾诉和发泄,合上日记本,相信迎面而来的某一天会有奇迹,我是一个相信奇迹的人,人有时候必须这样,不然很多事都撑不下去。
      

      那段时间我还是像刚开始一样,刻意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,热情打招呼,愉快的聊天,一旦说要来寝室玩,帮我拖地,跟在我后面,我就会拒绝。我也不家访,一方面160多学生我访了一个就要访所有,而且大多住校只能周末去,精力有限。另一方面我并不是不喜欢他们,相反我很喜欢他们大部分孩子,我只是害怕熟络后的情感索取,我害怕太融入会让几个月后,我却又带走他们的回忆和生活。
     

       对于孩子来说,知识是有美感的,但知识本身没有什么吸引力。所以要培养学生对老师的喜欢和认同,而当教书人不再读书的时候,读书对孩子来说就真的没有一点吸引力。我所在的学校就存在这样的情况,办公室从来没有老师,不用坐班,他们都是当地人,有课就来,下课就走,偌大的办公室,一个人呆着,时常有些冷飕飕的。     
     
      少数民族有他们自己的传统、信仰、脾气,某地由于三年级只有6个人,校长想取消这个年级,6个孩子的家长一起去把校长打了一顿,说不准取消,结果就真的保留了三年级。而据我所知,武汉某地农村学校近300人,将被教育局取消,所有的家长都去跪在教育局门口祈求他们不要取消该学校。这样的对比,有没有说服力??你不禁会想,咱们汉族人的奴性TMD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!!!
     
      几个朋友一直说要捐物资什么的过来,以前我也误以为这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,事实上这里物质生活并没有想像的缺,有的孩子一天的零花钱都是二三十,他们最缺的是教育——家庭教育&学校教育。卢安克说,中国城市和农村里的人都太着急了,还没有打好基础,就急着要结果。
     

      外界频繁的物质资助反而只会让孩子习惯不劳而获,习惯放下尊严,习惯说自己穷,他们需要的是自立、尊严,自己创造自己的需求,并学会自己劳动去满足需求。所以不用鼓励他们走出大山,什么最适合他们,他们想要什么需要什么,怎么实现,学会自立后他们自己会一一找到答案。无论他是想更富裕的生活?把家乡变的更好?还是走出大山去外面世界看看?都是由他们自己决定。而我,作为支教老师,不用表现同情,不用描绘外面世界的精彩,不用觉得自己是来把爱洒向人间,只需要不带诱惑的深情,不带敌意的中立,用最真实的自己,可以发脾气,生气,撒娇,美点儿,丑点儿,都可以,最后都是他们需要的陪伴。
     

      雅安地震后,外界怀着万分同情,都觉得他们特别需要支援,支助,事实上政府会拨款,很多公益组织也会捐款,最后就是他们建了一所小学花了整整一个亿,我们负责人去联系校长需不需要支教老师的时候,校长趾高气昂,一副不差钱的样子,说根本不需要支教。从里面出来的老师都说他们发的是“地震财”。心寒了几斤。

      电视节目《变形计》,心得乐超市,这样的节目,这样的活动,对农村孩子的伤害真的是一辈子的。只能说,作为一个媒体人,责任是去传播信息和文化,而不是去消费信息和文化,记得保护而不是去打扰。当媒体用镜头照进别人生活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会不会有一些东西因为你们镜头的照射,而永远改变了他原来的样子。

    (下一篇“之孩子篇”再详细解说)

      总之,我不会鼓励孩子读书是为了走出大山,是去大城市挣大钱,我们读书是为了让自己逐渐成长,眼界宽阔,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,人生短短几十年,要让自己有机会去多看多体验,多感受不同的人,做不同的事,每个年龄都去完成那个年龄应该去完成的事情,积累足够多了,梦想也不过是踮起脚尖就能碰到的彩虹。
       
      在山里,到处散发出一种来自远古洪荒的淳朴原始美。大部分农村妇女,阿婆平时没事也就喜欢聊天,八卦,什么的,自然也包括我这个新鲜的外来者。每个周末会跟距离较近的几个学校的队友碰头,年轻男女每周见面,当然是个话题,我刚来时也会跟我讲前任支教老师类似的传言。这时候我庆幸自己听不懂苗语,我并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或者声誉,只是这避免不了,我也不可能不跟队友见面,所以,索性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在乎别人言论,抱怨“人言可畏”,说明自已还不够强大。当你觉得人言可笑甚至有点可爱之时,你就是钢铁战士了。
     

     一直很喜欢纸质东西,尤其是收到信件的感觉,因为一个人的心情和爱意都能从对方的一笔一画感觉得出。而那种直接跟冲动,有时候是电脑打字不能复制的。时常在想,80后是不是认真写过情书的最后一代人?提笔,给老弟豪哥开始写信,描述我的生活,我的学生,我希望我是第一个给豪哥写信的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  决定支教后,朋友问,你舍得放下这里的生活么?我想了想,竟然先去查了一下“舍得”这个词,说阎王爷问两个即将投胎的人,我这有两种人生可以选,一种是“得”的人生,一种是“舍”的人生,你们一个人选一个。其中一个抢着说,我要过“得”的人生,另一个人说,那好吧,我就过“舍”的人生。最后,选择“得”的那个人最后变成了乞丐,因为所有东西都是别人给的,他得到资助,得到怜悯,得到这,得到那,得到一切……而选择“舍”的那个人变成了一个富有的人,他把自己的财富,知识,一点一点地给了别人。
     
     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,读大学是不花钱的;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,小学不花钱了。当我们还没工作的时候,工作是分配的;当我们不挣钱的时候,房子也分配的,似乎,我们什么都没赶上,那又怎样?我们还不是会有车会有房会有工作,拜托,机会是自找的。
     
      支教不是一种旅行,不是来散心,如果你选择了一座大山,选择了一个学校,扛在肩上的就是一种社会责任,也许你追求的是挑战艰苦完成艰辛以后的成就感,也许你向往的不同于都市的一种文艺范儿,但对孩子们来说,你占据的是他们实实在在的生活和记忆。如果真的想挑战自己,就请完完整整地兑现自己的承诺,不差一分一秒。
     
     
      如果你,真想在自己的城市,做点力所能及去实实在在帮助别人的事情,陪陪孤寡老人、参与环保项目、帮助残疾儿童、白血病儿童、自闭症儿童,像我一样支教。。。不知找谁?怎么找?然后想想就忘了。公益盲们,点进去看看吧 www.365dh.org,我只能帮到这了。


    下一篇:湘西支教记 ——之孩子们(一)

    欢迎关注天使支教青少年教育公共微信平台(天使之友),了解更多青少年教育信息,并参与相关话题讨论。
    关注请扫描以上二维码,也可搜索微信公共号:mc-angels 加关注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使学院 > 成长感悟 >
    • 分享到: